首页 »

观察 | 动画电影,要东方元素也要全球视野

2019/10/23 11:52:08

观察 | 动画电影,要东方元素也要全球视野

到明年,迪士尼动画电影《花木兰》就20岁了。这部片子至今还常常被人提起,和后来的《功夫熊猫》一道,作为好莱坞跨文化传播的成功案例。6月19日,当《花木兰》的导演托尼·班克罗夫特出现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一场关于动画电影的论坛上时,动画制片人袁梅问他:制作《花木兰》之前,你来过中国吗?班克罗夫特摇摇头。那么,这样一个东方故事是如何被西方创作者讲述的呢?东方题材的动画电影如何在今天引发世界观众的共鸣?

 

在动画里想象和构建东方

动画片《花木兰》海报

 

班克罗夫特承认:“《花木兰》是一个中国故事,但我们无法拍出纯正的中国味道,它是西方人想象中的东方。”当年《花木兰》的诞生,就是为亚洲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定制的。于是,在《美女与野兽》《灰姑娘》《白雪公主》等西方童话之外,迪士尼讲述了一个中国传说。

 

在互联网还不那么发达的上世纪90年代末,《花木兰》的主创人员只好在史书、书法、绘画里去想象中国。当然,他们也来了一次中国,搜集一些一手资料,带回洛杉矶的工作室进行创作。“不过,即使有文化差异,你必须尊重这个故事。所以我们拍摄的第一步,是爱上‘花木兰’这个中国角色。”

 

电视版《攻壳机动队》导演神山健治也提到,日本动画《龙珠》和《乱马》里的中国就是日本漫画家们想象的中国。“他们可能都没有去过中国,但他们画出来的中国在欧美卖得很好,《龙珠》甚至在美国拍成了真人电影。”

 

在这些外国人制作的中国元素动画作品中,从故事设定到视觉表达,都充满中国元素,但影片的精神内核却是美国式的和日本式的。追光动画创始人王微提到,宫崎骏的许多电影,故事发生在北欧,但人们还是觉得他讲述的是日本故事。因此,从《小门神》到即将上映的《阿唐奇遇》,王微希望构建的中国故事,不仅仅是视觉表达上的中国风,还要有中国的精神内核,得到中国观众的心理认同。

 

要让全世界观众产生共鸣

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《小蝌蚪找妈妈》剧照

 

神山健治提到,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动画,主人公都是美国人和欧洲人。“可能当时的日本不是很了解欧美国家,对欧美国家存在着憧憬和想象,于是将这种憧憬和想象转化成了动画。”可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,日本动画电影的主人公变成了日本人,而且往往讲述的就是日本高中生或大学生的生活,因为他们是动画电影的主要粉丝群体。“动画里都是日本年轻人的生活状态,这成为了外国人了解日本的窗口。”

 

在中国,上世纪60-80年代,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就推出了《小蝌蚪找妈妈》《天书奇谭》等充满中国元素的动画电影。这两年,又有《大圣归来》《大鱼海棠》等充满鲜明中国风格的作品引发关注。这样的中国故事,如何赢得世界观众的喜爱呢?追光动画的《小门神》目前正在美国进行最后的配音,请来了梅里尔·斯特里普、妮可·基德曼等知名演员。但当故事被翻译成另一种语言,出现了许多文化上的冲突,于是只好在一些部分进行了重写。王微提到,要让中国动画走出国门,这样的“再创作”也许可以提供更多机会。

 

班克罗夫特目前正在筹备一部中美联合制作的动画电影,讲述一位中国公主的故事。他认为,即使是充满东方元素的作品,也应该有全球视野。《花木兰》之所以获得成功,在班克罗夫特看来是因为“真实看待自己”的主题与时代精神十分契合。“动画是一种全球语言,动画需要树立不同的风格,也要传递普世的情感和价值观,让全球观众都能找到共鸣。”

 

(编辑邮箱:scljf@163.com)题图:动画电影《大鱼海棠》剧照  视觉中国  图片编辑:项建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