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逃离之后,我为什么重回北上广

2019/10/21 0:09:47

逃离之后,我为什么重回北上广

 

一年前,在逃离北上广的浪潮中,我是其中一员。之前我在《南风窗》杂志写了一篇题为“我为什么逃离北上广”的文章,详细讲述了当时我逃离大城市的心情与经历。在截稿前一个小时,我在文章最后加了一句“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逃回去”,一语成谶。

 

如今在熟悉的广州城里,过去的一年恍如昨日,而今重回广州,又是一个新的起点。

 

家乡的日子:有悠闲,有机会

 

相对于广州,家乡的工作悠闲自如:早上9点去公司,中午12点回家吃完午饭还可以睡个午觉,到下午2点多再去一下,然后下班。天天可以和家人在一起,生活的乐趣增加了很多,日子很是惬意。经常还没有下班,就可以接到老同学或朋友约吃饭、聚会(打麻将为主)的电话。

 

家乡还是有一些机会的。在中国城市化的浪潮中,小城市肯定是沿着大城市的轨迹向前运行着,家乡现在的样貌,正是大城市10年前的样子。所以,在大城市的一些成功的经验、模式、市场机会,在很多小城市里是可以复制的。很多朋友选择回到家乡,就是因为看到了一些机会。

 

有个在广州做了几年网店的朋友,回家乡后直接租了个大厂房,既做办公室又做仓库,相当于把整个销售点搬回去了。短短几年,他的公司已经成为了家乡最大的乐器供应商,在天猫上的同类目排名也常是数一数二的状态。有了网络,就没有太多的地域差别,搬回家乡,运营成本却可以减少很多。

 

还有一个朋友,原本在北京从事公交车身广告的销售工作,一次回家过年后,发现本地商机,于是毅然辞职回来找关系开始经营。因为当时还没有竞争对手,本地车身广告资源都被他直接垄断了。现在,他经营的本地公交车身广告投放排期都排到了半年后。

 

当然,也有一些水土不服的。比如一个朋友在深圳做珠宝行业多年,回来后一口气开了两家珠宝定制体验店。这种模式在北上广等大城市已很成熟,而且市场也越来越大。但在家乡小城,不管他如何费心做广告做推广做促销,大家还是不买账。这位朋友艰难地维持了一年半,最终不得已卖了店铺转行了。

 

尽管如此,我认为只要用心挑选好切入的行业,还是可以在家乡一展拳脚,干出一番事业的。

 

于是,在逃离广州、回到家乡后,我快速地组建了一个传播公司。记得当时为了拉广告,我带着几个销售同事,一家家公司、门店去上门陌拜,还厚着脸皮找之前在广州的同事朋友约稿(期间发行了一本当地DM杂志),以及曾经的广州客户投放广告。很久竟然实现了,这让我感激不已。

 

在家乡的这一年,其实对我来说特别有意义。我在当地组织策划了几场本地活动,一个美术节,一个儿童节,都是商业性质的。当时,我调动了当地的所有媒体都参与其中,做了活动预热、铺垫、现场、后续跟踪报道等,把我之前在广州做市场的经验都给用上了。最后,努力得到了回报,客户的反馈也非常好,甚至在我来了广州之后,还有当地客户点名要和我沟通推广的事情。

 

可以说,是朝气蓬勃的家乡,给我提供了良好的创业土壤和发展机会。直到现在,我仍对家乡充满了感恩之情。

 

遗憾:风景不再秀丽,消费不再宜人

 

回去待了一段时间后,我却无奈地发现,秀丽旖旎的家乡小城,在随着中国经济起飞发展的同时,也在被狠心地碾压着。曾经每日的蓝天白云,如今越来越少见。大街上的泥头车、被压得变形的大马路,随处可见。

 

本以为逃离了PM2.5笼罩的广州,没想到家乡某天雾霾指数上头条了;本以为逃离了找一个停车位都困难的广州,没想到在家乡为找一个停车位也兜转10多分钟的事情时有发生;本以为逃离了高消费的一线城市广州,没想到在家乡随便请个朋友吃个饭唱个K,人均消费和广州没有任何区别,甚至还更贵……

 

这,让我原本在家乡的悠闲生活陷入了新的矛盾之中。此外,我在家乡的事业也在经历着其他的考验:

 

其一,越来越多的人同样也看到了大小城市发展轨迹的机会,竞争日趋激烈。比如,在我拿下了家乡大部分电梯框架资源后,接二连三的竞争对手进入不断地抢夺资源。对于一个人口只有几十万规模的小城市,电梯资源只能一家独大,很难容得下几家相争。还好,由于之前的用心经营,竞争对手并没有真正挤进来。

 

其二,因为物业管理水平的差距,有些小区里面的电梯框架经常被人为的损坏,不是用打火机烧一下,就是用坚物划几道痕,或者贴几张牛皮癣广告,甚至有的业主会撬几个框架拿回去做画框,让你哭笑不得。为了保证客户利益,我们增加了维护团队,每天的工作就是巡视楼盘,必须用耐性与破坏者抗争。

 

其三,近些年,在小城市自主创业所受的掣肘虽然有所降低,但是当地政府部门对创业型的公司的服务仍停留在原有水平,行政效率低下,这个和一线城市的距离还是很大。这也让我想起在广州办事时得到的高效率、快节奏的服务的好处。

 

在这个一切都快速迭代的社会,感觉自己是被社会的大潮裹挟着前行,容不得我有太多的思考。在大城市待久了,在心理上其实对大城市有一种依赖感和惯性,或者说是有一种无形的安全感,起码不会觉得自己“落后”。另外,大城市的人才肯定比小城市多得多,大城市的产品配套肯定比小城市完善等等。于是,我开始想:

 

是不是,该回去广州了?

 

在家乡经过一年的打拼,我创立的公司已经占领了当地超过90%的电梯框架资源,收支平衡了,团队也稳定了。这,无疑给了我重回广州的信心和条件。于是,和当初离开广州一样,这一次我也快速地做出了重回广州的决定。现在,我在广州的创业项目也正在紧锣密鼓筹备中。

 

人生就是一段旅行,有梦就能前行,我们要去追梦,而非做梦。趁着还算年轻,趁着还有力气的时候,去吧,不管是逃回还是重回,只要无悔就行。